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 主页 >> 经典案例

p扫起一地阳光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26日

扫起一地阳光,将苦痛埋葬

直到临近毕业的这一年,我才猛然感念,平日里最不引人注目的洒扫,竟是这样一件浪漫而又奇妙的事,无需海誓山盟,更不必地老天荒,只肖静静地站在那里,舒缓而有节奏的挥动几下手中的扫把,尽情享受光阴里难得的恬淡,尽那般,静静地,静静地,扫起一地阳光,将苦痛埋葬。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里都隐藏着一块小小的天地,种着一树青葱,洒下一片阴凉,一半埋随风飘扬,一半沐浴阳光,一半愈是碧透天际,另一半就愈是深入黑暗。

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我最后放下手中的扫把,用一双充满眷恋,艳羡,渴望的眸子,向着阳光深深处极目望去,因为那里,有一个永不服输的身影

奶奶说,要是把阳光收集起来,就能够埋葬苦痛。

临时搭建起的救灾帐篷里,一个孩子正挥动着手中的扫把,一丝不苟的扫起地上的泥水。

小小的帆布天空下,掩着的不过一方十平米的黄土地,浸透雨水的深褐色的泥土下,埋葬着他生活了七年的乐土,他儿时全部美好的回忆,还有他与之相依为命的,最亲最亲的奶奶。

十平米的帐篷,缺衣少食,有足足挤进来十几个人,显得有些局促。一床破了几个大洞的碎布花被,被胡乱堆放在最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在泥水的浸染下,像极了每一个受难者心底那片可怖的黑暗。

倏尔,男孩跑了来,用泥泞的小手仔仔细细掸去上面的灰尘,又用自己的衣角,擦拭着花面上大大小小的泥点。

地震之后,他就和奶奶一起住在这里。每一次他在夜深人静时哭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奶奶总是会把他拥入捂得暖呵呵的被窝里,哄着他看星星。奶奶用他们仅有的一支圆珠笔在他的手背上写满了星空的符号,然后一个个的指着他们告诉男孩这一颗是北极星,那一串七个小星星连成勺子形状的是北斗七星。嗯北极星就是勺子里舀起的一颗汤圆,可是小汤圆太调皮,自己跑掉了,它跑呀跑就跑到了天上,然后摇身一变,成了一颗小星星。

那北极星还会回来吗?如果他不回来,他的爸爸妈妈会着急的。男孩擦干眼泪,天真的问道。

奶奶笑了,笑得很灿烂,打趣儿着说:会啊,等到渔民伯伯明天早上从大海里捞起金色的太阳,小北极星就会回来啦。阳光可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只要小北极星一心想着阳光的方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那我也要跟着阳光走,那样就可以回家了。

见到男孩开心,奶奶也笑了,笑成了一朵素华无比的山茶花,生生把脸上的苦涩挤进了皱纹纵横而成的沟壑里。可男孩没能想到,那样的笑容,有一天会变成黑白交错的遗像上阴冷凄惨的神情。

奶奶走了,禁不起天灾的一番折腾,决定了要到天上去和小北极星作伴。

他没有哭,也不想哭。

就算奶奶已经变成了他生命的长河中一抹浅浅的永恒的残影,它也会永远坚信那个遥不可及的传说:只要一心想着阳光的方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很遗憾,那一段艰辛的岁月,我没能同他一起走过,没能亲眼见证一个不甘于命运的孩子怎样用自己泥泞的双手一点一点收集起埋葬苦痛的微光。

男孩的名字叫小晟,是我曾经的同学,是人人艳羡的帅哥,学霸,更是深爱着弗罗斯特《未选择的路》这首佳作的人。他说这个名字是他后来自己改的,晟,就是光明的意思,因为唯有坚信光明的存在,才能够找到心灵栖息的地方,扫起一地阳光,将苦痛埋葬。他感念生命之花所到之处绽放的每一点心火,爱极了繁星璀璨,也爱极了阳光明朗。所以,他将奶奶画在他手上的符号变成了刺青,永远将光明的真谛刻进阳光滋养下的每一寸肌肤。

我同情他,怜悯他,更信任他所信奉的阳光的真谛。他去年生日那天,我送给他一个小小的阳光瓶,希望这一点温暖,可以带给他这样坦然的人更多幸福。不觉间,我仿佛已成为了那个可笑的童话故事之外一个可笑的追求者。我永远忘不了他收到这份礼物时惊喜而又兴奋的表情,满满的,尽是光辉灿烂,水木年华。

其实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那些拼爹党,生来就有着优越的生活。可是转念一想,这种人又有什么意义呢?在他们眼里,爱是占有,恨亦是占有,灯红酒绿的萧索生活中除了无穷尽的欲望,根本留不下含情脉脉的只言片语,即便挥金如土,也不过浮华一生,直到最后,利益崩坏,万念成灰,苦主们又不得不把人生删繁就简编撰成一本悲剧的书,录尽尘世的伤怀。

双双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闲坐小窗读周易,不知春去几多时。这是诗人叶采对人生的一种追求。

其实,生活中总有些时候,比方说捧书闲读的时候,再比方说抱膝长谈的时候,比方说仰望寒星的时候,又比方说深夜难眠的时候,诸如此类,定然是你最心绪澄明的时候。若有幸闲散,不妨只手提起一秉扫把,扫清前路漫漫纷落的梧叶,扫起一地阳光,将苦痛埋葬。扫着扫着,你会看见一条路,本渐渐隐去在雾影迷离之中,却在此时此刻,变得无比清晰。

它的名字,叫做心路。

尽那边,有一个男孩笑着向你招手,他笑得那样灿烂,那样美丽,不带一丝苦痛,唇瓣间还轻吟着弗罗斯特的诗: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这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笔:︿小小鸟︿

E-mail:@

防城港十佳男科医院
如何治疗肩周炎
心动过缓的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