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产权
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没有精神的底子这些老人才被当做坏人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1月10日

  坏人变老了 这句话隐藏了复杂的社会命题。如果讨论止于对老人的批评和吐槽,甚至几代人之间的 互怼 ,那么这个命题就成了负向的公共讨论。只有将这一代人的成长履历嵌入到中国当代的历史背景下,从中引出历史性观察和人文性的反省,话题才能有正向的价值。

  和我一样的 五零后 ,大体在上个世纪6七十年代政治运动频发的时期度过了自己的少年或青年时代。在那个年代,被人们背得烂熟的一段话就是: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 文质彬彬 与 温良恭俭让 不再是传统君子人格的示范,而成了革命的对立面,成了首先要抛弃的人格特点。今天,当年轻人呼唤年长者承当起传统文化示范角色时,却不知很多人从一开始就没有上过 这一课 。

  特殊年代背景下的文化荒漠和书籍匮乏,也对当年青少年的成长非常不利。 文革 时期,全部社会和各个家庭中,最缺的就是图书,书店里只有8个样板戏和浩然一人的作品,想读书的青少年苦于无书可读。对人的成长来说,读书是很重要的,丰富而有优秀的文学作品,给予的是良心、良知与同情性的教育。苏联作家邦达列夫讲: 一个人打开一本书,就是在仔细视察第二生活,就像在镜子深处,寻找自己的主角,寻觅自己思想的答案,不由自主地把别人的命运、别人的大胆精神与自己个人的性格特点相比较,感到遗憾、懊恼、他会笑、会哭、会同情和参与 这就开始了书的影响。 上世纪50年代的学生还有书可读,并因此提升自己的精神境地。钱理群就说,他通过读安徒生的《海的女儿》而有了 精神的底子 ,这篇童话所表现的对人的信心,对美好事物的信念,以及为了这个信心不惜献出一切的精神,都深深影响了他。但是后来的学生绝大多数就没有钱理群那样的机会了。这是那些被看作 坏人 的老人的悲哀 他们无缘获得这类 精神的底子 。

  与其说中那些老人是 坏人 ,还不如说他们是性情有缺点的人。性情的缺陷固然也有自己的原因,但那个时期的缘由是不能排除的;他们的许多行为是可气的,但也是值得同情的。这些老人的人生轨迹是:中小学只受过很有限的教育,毕业后插队、进工厂,然后退休或是下岗。一辈子下来平淡无为,晚年生活限于温饱。他们没有养成浏览的习惯,精神生活贫乏,没有什么独特的兴趣、爱好。他们生活的乐趣就是吃完饭聚一聚,聊聊天,跳跳广场舞。迷恋于广场舞,说到底是一种文化阶层的标识,我们很难想象季羡林、周有光、杨绛、屠呦呦去跳广场舞。这种老年人的群体兴趣,其实表达了生活有限的可能性和无以排解的人生寂寥。

  这些老人,给人的印象是很 横 ,不懂事,不听话也不听劝。其实他们过去多是很听话的 老老实实忍受知识匮乏的学校教育,老老实实地下乡,再老老实实地下岗。他们中的有一些人,到退休后,觉得自己听话了一生,却一直因听话而吃亏,于是听不进去话了。由于觉得自己一直很吃亏,心中就常常有气,甚至是有一种 无名火 需要发泄,其行为就显得很 横 ,有一种暴戾之气。这些老人,看上去很强很 横 ,实际上却属于弱势群体。

  十九世纪著名的地质学家莱伊尔在他的巨著《地质学原理》中讲: 回忆各民族的历史,我们往往惊异地发觉,某一次战争的胜负,怎样影响了现在的千百万人民的命运,而这一次战争,早为大多数人遗忘了。 在一定的意义上可以说,如今中老年人成长的特殊岁月就与一场战争相似,它影响了一代人的历史,影响了千千万万人的命运。时至今日,当我们再来讨论 坏人变老了 的问题时,应提醒自己不要把个体的人单独 提溜 出历史进行批判,而忘了那些最该反省的东西。

小孩上火
儿童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糖尿病胃轻瘫腹胀怎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