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纠纷
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纠纷

正牌辅助装置 第141章 无法避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26日

正牌辅助装置 第141章 无法避免

对夏尔罗特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并非尽快赶到奥克塔薇尔附近帮忙,再说从地面上过去这个角度也感觉有些微妙;最要紧的乃是如何处理一大群来势汹汹的魔兽和一群真正意义上坚如磐石的怪物之间即将展开的撕逼大战,因为南宫荣很是干脆地将自己带来的傀儡抵了上去,明摆着是打算牺牲这些东西来为自己争取时间。

一只蜘蛛外形却有着螳螂镰刀前足的石雕怪物张牙舞爪地冲到了骑士大人面前,不过它的注意力却放在不远处的一头魔兽身上,结果被夏尔罗特砍断右边一条腿后失去平衡趴在了地上。

“这鬼东西还真特么坚硬,震得我手都发麻。”夏尔罗特看着被一拥而上的魔兽给团团包围了的石雕怪物忍不住随意地甩着手感叹道,“还好它们的数量并不多,而且也没有远程攻击能力的样子,收拾起来没啥难度。这就是南宫荣试图用来对抗帝国的本钱吗,未免也太水了一些。”

数量上处于劣势的石雕除去皮糙肉厚之外还真没有多少特点,长公主带来的精锐魔兽部队又擅长互相配合,很快便将这群南宫荣压根就未曾花费心思去进行指挥的怪物分割包围,获胜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但现在他们缺的正是时间——因为当协助完魔兽部队的夏尔罗特转身朝奥克塔薇尔那边望去时,却发现南宫荣已经脱离了和长公主的接触,被一个全身裹着奇怪机械铠甲的小女孩从背后抱着飞在了半空之中,地面部队根本赶不及过去将少年给留下来。

“啧,眼看打不过就想跑了吗,还真是符合弱渣的做法呢。”骑士大人不屑地咂着嘴朝左右环顾了几下,最后将目光放在了远处无聊打着呵欠的纳基里斯身上,“对了,如果是那家伙的话……”

而在另一边,南宫荣当然不知道夏尔罗特打算做什么,而是在怼完长公主之后回过头对林薇音一点也不严肃地抱怨道:“好慢!我差点都以为你要放我鸽子了。”

“讲道理,我这不是在给你和她单独聊天的机会吗?男主角正在对产生了某种误会的女主角拼命解释的时候妹妹果断跳出来抱着老哥的胳膊故意制造出更多的误会这样的王道展开虽然也感觉很有趣的样子,但我认为这里还是默默注视着你们更加合适一些,因为弄不好这就是你跟她之间的最后一次正常对话了。”

少年忽然间很想把自家便宜妹妹的头发给揉成乱糟糟的鸟窝,好以此作为教训让小丫头下次不再随随便便产生一些莫名其妙的奇怪想法:“正常对话?嗯,还没见面就让手下不惜舍弃性命也要杀死我,见面之后用兵刃相交来代替普通的打招呼和问候,这对话还真是有够正常的。”

“啊哈哈哈,这恰好说明了你们俩心中究竟有多么激动呀。”林薇音的脸上完全没有看到半点尴尬的表情,不动声色地换成一幅正经八百的神色说道,“可惜你们将这份激动用在了错误的地方,我个旁观者都看得着急恨不能准备一个装点浪漫的无人房间将你们推进去然后在里面锁上一整夜对不起我实在是编不下去了。”

既然编不下去了就拜托你换个囧囧有神的表情,这满脸严肃认真的模样显得画风各种不对啊有木有!满头黑线的南宫荣掀翻了心中的茶几后决定对小妹的做法选择淡定无视,毕竟他还有比日常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好吧丫头,我承认是你赢了。那么现在请问林小姐你能不能带着我走人?比起答应帝国长公主的热情挽留我觉得还是返回营地悠然独自垂钓更好一些。”

便宜妹妹的认真脸终于崩了:“老哥,你这样会注孤生的。”

“大丈夫,反正我既没打算去当某些不靠谱里能够秒天秒地秒空气连以一己之力征服一个无比强大的国家这样夸张的事情都可以轻松做到的主角更没有将这个国家随便出宫游玩一次都能和主角碰到并对他当场一见倾心或者打心底鄙夷瞧不起他的公主殿下强行带出来从此过上有时两次有时三次的美好生活或者用各种【哔——】的手段疯狂折腾直到她最终彻底崩坏屈服之类的打算,注孤生就注孤生吧。”

奥克塔薇尔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位置当场啪叽一声鼓起了硕大的青筋,不过女孩并未冲动地扑过去对少年强行撕脸以及撕脸还有撕脸什么的,她知道这样做实在太危险了。

林薇音已经抱着南宫荣来到了狮型石雕怪物的头顶,小丫头有着能够一击将巨龙重伤的可怕攻击力,少年和他的傀儡同样也不弱;反观长公主这边,坐骑巨龙仍然躺在地上没能起身,作为主力的魔兽部队距离依旧很远,能够行动的只有女孩一个人,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至于冒着极大的风险冲过去纠缠住他们为后续部队争取时间,这样的想法压根就未曾在长公主殿下的脑袋里出现过。

所以女孩最后只是默默地看着石狮子驮着南宫荣和林薇音潇洒地一个转身迅速钻进了树林之中,并没有做出任何阻拦对方的动作。

夏尔罗特没多久便骑着巨大化的纳基里斯匆匆赶到了奥克塔薇尔的身边,略带不解地询问道:“殿下,就这么让南宫荣走掉真的没问题吗?我们提前做了那么多的准备,还大张旗鼓地邀请了,结果却是那家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传出去了恐怕影响不好。”

“没关系,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设下陷阱能干掉他自然最好,干不掉也能起到别的作用。”奥克塔薇尔望着渐渐在树林中远去的石雕斜翘着嘴角冷笑道,“我不担心那家伙来了能走掉,就怕他不来。因为如果南宫荣不来的话,就没法知道他具体打算用何种手段来对抗我们了。而现在他的大部分手牌都已经暴露,好不容易制造出来的傀儡更是基本全都留下来当了炮灰,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原来如此,试探出对方的手牌也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成果。”

“更何况先让南宫荣和那些汉族人高兴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因为这样在等会被我们攻破营地之后他们才会感到更加绝望。”长公主说到这里不禁笑得更加灿烂了,让旁边的骑士大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传令全军向湖泊群那边开拔,是时候结束这场闹剧了。”

驮着夏尔罗特充当背景娘的纳基里斯闻言忽然疑惑地爬升了高度好让自己和长公主的视线能够持平:“啊咧,塔薇尔你确定目前的战力没问题的吗?南宫荣应该有警告过我们要注意那种潜伏在同盟里的异世界生物吧。”

奥克塔薇尔沉默了差不多两三秒,继而果断地用力摇了摇头:“不,完全没这个必要,如果该生物真有南宫荣说的那么强,现在的同盟已经失去了在烈达纳前线继续进攻的能力,正是这些家伙从内部动手瓦解同盟的军队将士兵侵蚀改造成怪物的好机会,它们还在等什么?既然对方没有行动,唯一的解释就是它们尚未做好准备;连同盟那边的准备都没做好,更何况是帝国这里。南宫荣之所以会提到它们,根本就是想借助该生物转移我们的视线,引走帝国的注意力让自己获得发展的时间。而我,则绝对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是这样的吗?嘛,反正你是老大你说了算,我们只要跟在后面打打下手就好。”

既然没人反对,因此在长公主降落到地面上没多久之后,她很快便集合起一支队伍气势汹汹地朝湖泊群方向赶了过去。

——————————————————我是分割线————————————————

“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这是南宫荣回到营地里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的时候,火急火燎凑到少年面前的迪丝雅所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相比起大姐头的焦急,少年脸上的表情是淡定的:“怎么,米拉的护盾发生器出现故障啦?还是说有间谍混进来炸掉了机器,营地现在正面临着没有任何防御的局面吗?”

诚然,在先前的混乱中逃往营地的人群里溜进来几个有意隐藏身份的间谍还是很容易的,而且负责留守的迪丝雅也没那个时间和精力来一个个排查,隐患可以说相当大。

“讲道理,你觉得这有可能吗?我们现在的麻烦是那位长公主直接带人过来找茬了,部队以魔兽、坦克和火炮为主,步兵则估计是将这一带给包围了,以免有人逃走。”

跟在南宫荣身后的林薇音不禁疑惑地歪过了脑袋:“虽然可能会是一场苦战但这应该是在预料之中的吧,怎么也算不上是坏消息啊。”

迪丝雅表示不想和这对便宜兄妹说话,而是转过身招了招手,很快那位从一开始便跟随了南宫荣等人的失去了女儿的男子就带着几个人用木棍扛着某样事物来到了大姐头的旁边。

木棍上用绳子捆住并倒吊着一个奇怪的生物,体型有点像猫咪,四条小短腿感觉还挺可爱的;不过这货的长相就没这么卡哇伊了,它只有一只眼睛,而且还特么的占据了整张脸,不仔细看的话根本注意不到眼睛下面的嘴巴,畸形到能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该生物已被击毙,从深紫色的皮肤破口里流出了许多蓝紫色的液体,干涸后于身体表面留下了触目惊心的痕迹。

南宫荣的淡定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深渊?”

“虽然看起来应该是侦查单位,但毫无疑问确实是深渊,和这些家伙打了许多年仗的老娘可以打保票。”迪丝雅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因为担心有可能藏在暗处的敌人会趁你和小音不在的机会袭击营地,我派人到周围树林里巡查了几遍,结果那个叫白莲的女生和她的魔法少女小伙伴发现了这东西。并且据她们所说附近还有许多类似的玩意,其他人也同样报告了树林里好像有什么诡异的动物在活动的情况。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要说少年的脸色没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那绝对是在骗人,他忍不住扭头看向了远处算不上多么茂密的树林,隐约间甚至还产生出了有什么东西正藏在里面紧盯着自己的错觉:“深渊该不会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展开行动吧?不,换成是我也会这么干的,坐收渔利就等着现在这一刻了。见鬼,奥克塔薇尔就真的这么急着要把我给干掉吗!?”

人家帝都前线尽管占优却也不是稳赢的局面,国内各地也不见得有多么安稳的样子,自然不会打算和你拖时间玩持久战了。迪丝雅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因为眼下最重要的并非抱怨,而是想办法应付目前的糟糕局面。

很可惜,大姐头并没有能够整理出什么头绪,现在唯一能避免让深渊阴谋得逞的办法就只有向奥克塔薇尔进行解释并劝说长公主放弃进攻,即便双方携手合作将深渊找出来清理掉这种事一点都不现实,就此退兵保存彼此战力也好过让深渊黄雀在后的捡了便宜。

但无论怎么想那都是没可能的事情,长公主才被南宫荣在众目睽睽之下秀了一波正恼火着呢,又如何肯轻易退兵?如今只能寄希望于奥克塔薇尔有察觉到树林中鬼鬼祟祟的那些家伙,然后再做出明智的选择了。

随着帝国部队的不断推进,迪丝雅派出去巡查的队伍也随之纷纷返回营地,并且还带来了一个相当令人蛋疼无语的消息——原先在树林中十分活跃的诡异动物在长公主等人接近后迅速转入了低调模式,完全没有展现出任何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一场混战估计是无法避免了呢。”

大姐头最后对满脸无奈的南宫荣如是说。

下肢静脉血栓的分级
小儿便秘治疗
剖宫产术后的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