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筑
当前位置: 主页 >> 工程建筑

劈天斩神 第二千一百六十章 等不及了(爆)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劈天斩神 第二千一百六十章 等不及了(爆)

也不管能不能获得实利,反正是能骚扰就骚扰。

一旦引发冲突,又迅速逃离,回到冥谷之内。

迫于夏夜先生的军令,以及逸尘的铲除幽阴门计划,各路大军的首领,都只能安耐住性子。

只要幽阴门人马没有侵入己方阵地,他们就不会主动出击。

而阴无为正是看中了这点,更是频繁派人在两军阵前挑衅。

瑞王爷性子比较急,偶尔也会将小股幽阴门成员围住,并痛下杀手予以歼灭。

但是,大家依然坚守着,不要擅自出击的底线,若是对方逃回冥谷,便不予追击。

像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夏夜先生也是见怪不怪。

只是重申命令,并提醒各位首领,冥谷内的鬼魂虚影,足以吞噬一般的战王强者。

谁要是不听军令擅自行动,必将受到严惩。

夏夜先生推掉了总指挥的头衔,却又被各路大军的将领,推举为战时总监军。

所谓的军令,虽是由众位将领共同拟定,但夏夜先生具有最终决定权。

也就是说,即便是推掉了头衔,也没能推卸。

夏夜先生请示了逸尘之后,才勉强接受了大家的意见。

所以,和幽阴门的决战,真正的指挥权,还是掌控在夏夜先生手里。

逸尘见夏夜先生神色中,隐约有些忧虑,就猜想到,一定是出现了超出常规的状况。

“这……小规模的战斗在所难免,不知道主人何时能够安排妥当?”

夏夜先生随时可以投入战斗,但逸尘考虑到,沟壑鬼气和鬼魂虚影的杀伤力巨大,没有确定具体的开战日期。

这段时间,有不少将领问起,究竟哪一天才是决战的开始。

夏夜先生通过对沟壑鬼气鬼魂虚影的解释,让大家急切的心情,暂时平静下来。

只要是战争,就一定免不了出现伤亡,作为参战者都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若能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并有效地打击敌人,则是每一位将领都需要面对的问题。

逸尘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几次潜入冥谷深处,查探敌人的虚实,并寻求破解鬼魂虚影的办法。

这样做的根本目的,既是为了获得战争的胜利,也是对己方每一位将士的爱护。

众位将领明白,没有确定决战日期,并非己方怯战,而是逸尘在努力消除隐患,以保证绝大多数将士的安全。

尽管求战心切,希望尽早将罪恶滔天的幽阴门,从天罗大陆铲除干净。

但大家十分理解逸尘的做法和决定,并心怀感激。

夏夜先生表面上,是在议事大厅陪着逸尘,实际上时刻关注着冥谷周围的局势变化。

并根据实际情况,做出必要的,有针对性的调整和部署。

小打小闹的摩擦,对夏夜先生来说,基本不会放在眼里。

只要己方没有出现不利的局面,夏夜先生就任由他去。

然而,作为战时总监军,夏夜先生也渴望着,铲除幽阴门的行动,早一天进行。

免得时间长了,影响到各路大军的士气,也增加了后勤补给的难度。

“该通知的都通知了,估计要不了几天,就能安排妥当……”

逸尘能够了解夏夜先生的心情,更体会得到将士们的急切。

一尺道长曾经悄悄劝过逸尘,战争很残酷,为了求得伤亡减少固然重要。

但若是拘泥于这点,耽误了最佳的决战时间和机会,那就得不偿失了。

目前各路大军士气高涨,正是一鼓作气的时机。

就算危机重重,也能打出胜利的气势,幽阴门迟早都会被剿灭干净。

哪怕己方损失巨大,为了获得最终胜利,那也是值得的。

一尺道长暗示逸尘,当机立断才是指挥者的必备素质。

然而,逸尘所想的,远不是一尺道长就能完全理解的透的。

铲除幽阴门,仅仅是应劫之战的开端,而众多将士们,却认为是稳定天罗大陆的最后一战。

双方所处角度不同,对大战的理解自然就有了差异和分歧。

逸尘没办法告诉众将士,鬼域阴冥主有多么的可怕。

若是让将士们知道,被封印了两万年的鬼域,会在各路大军和幽阴门一战之后突破封印。

恐怕有一大半,立马就吓得哆嗦,连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了。

为此,逸尘还告诫夏夜先生,不要把鬼域阴冥主的事情泄露出去,以免造成混乱。

适当的延缓一下决战日期,逸尘的目的就是,有更大的把握,阻止阴冥主的计划进行。

更重要的是,逸尘不希望各路大军,全部投入到阻止阴冥主的行动中去。

毕竟,鬼域成员的整体实力,远远超出天罗大陆的人类队伍。

单纯的用五大王国军队,来对付鬼域,简直是以卵击石。

在亡灵王顺利接管亡灵战队,以及精灵王太岁安排好精灵世界的迎接队伍之前,逸尘不希望决战打响。

最起码,也得等逸尘布置的,能够遏制沟壑鬼气以及鬼魂虚影的援兵到位,才能向幽阴门发起全面进攻。

“可能……等不及了。”

夏夜先生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怎么回事?”

逸尘一惊,连忙问道。

援兵或许已经在路上了,只要再等几天,一切都会按照预期的计划进行。

可夏夜先生的话,明显不是这个意思。

以夏夜先生的沉着,若是没有意外,也不致于说等不及了。

“是萨特王国的白大将军,和萨特王子宇文锋,引发了一定规模的战斗……”

夏夜先生叹了一口气,向逸尘说明了前方的情况。

对于小范围的,不影响整体布局的战斗,夏夜先生向来睁一眼闭一眼。

但是,这一次的冲突,扩大到了双方各有百位战王强者加入。

前方阵地上空,已经硝烟弥漫,大战一触即发。

究其原因,乃是宇文锋率先发难,白大将军唯恐有失,率军支援而起。

和往常一样,前几天冥谷之内,又蹿出一队人马。

为首的三位,都是战王强者级别的修为。

来到两军阵前,并未实施侵扰,反而旁若无人一般,大声的聊了起来。

这样的事情,原本不会造成大规模的冲突。

只要各路大军,按照原有的部署,不予理睬即可。

然而,对方的谈话内容,刺激到了宇文锋和白大将军,以及萨特王国的将士们。

“宇文则这只老狐狸,算计来算计去,还是没能获得成功,可惜啊……”

“还不是他养了个不孝之子,把宇文则给坑了!”

“有其父必有其子,宇文锋连自己的老子都出卖,真不是个好东西。”

三位幽阴门战王强者,说话的声音很大,一字不漏的传入宇文锋的耳中。

要不是白大将军在一旁摁住,宇文锋恐怕早就要对他们出手了。

萨特王国王宫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怎么传了出去。

或许,到目前为止,王宫中依然存在着不少幽阴门的奸细。

宇文锋揭了宇文则的老底,虽然不是一时冲动,却也是不得已为之。

谈不上有多么忧国忧民,只是觉得自己的父王,做的事情太过分了。

不管怎么说,就这件事情而言,宇文锋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内疚的。

好歹自己是宇文则的儿子,亲手将父王从王位宝座上拉下来,实在有些残酷和残忍。

被别人议论,自然听起来不舒服,宇文锋强忍着怒火,勉强听从了白大将军的建议。

身为萨特王国的王子殿下,又是白大将军麾下的先锋官,宇文锋也考虑到顾全大局。

为了成功的铲除幽阴门,个人的荣誉得失,也只能暂时放在一边。

但是,宇文锋的隐忍,并未终止幽阴门三位战王强者的谈话。

相反,他们的聊天内容,越来也深入,深入到连白大将军也受不了了。

“其实,宇文则还是有功劳的,毕竟我们几位,都曾经得到过他的好处。”

“是啊,要不是宇文则搞了个崇武堂,我们到现在,也不会晋升到战王强者的级别呢。”

“这不能算在宇文则的身上,真正控制全局的是我们的门主大人。”

这三位说着说着,就把话题谈到了崇武堂上。

而且,见萨特王国官兵这边没有动静,他们故意提高了声音。

“门主大人英名,宇文则就是一头蠢猪,把自己的属下坑了一万多人。”

“还有那个阁老大人和白雄,也是无能之辈,竟然一点也没发现……”

“嘘,小声点,白雄和宇文锋就在对面,别给他们听见了!”

明明是要引起宇文锋和白大将军的注意,这三位却弄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就算没有微风的传送,他们的声音也不会漏过白大将军和宇文锋的耳朵。

其中一位,还得意洋洋的告诉同伴,单是他一人,就通过活体练功的方式,斩杀了十余位崇武堂的成员。

另一位更是傲然叫嚣,最后一次所谓的试炼,他亲手杀灭了一位,萨特王国的副将。

而且,对方的实力,当时已经步入了战王强者的行列。

要不是有人帮忙,以自己的修为实力,恐怕还不能得手呢。

怎样治鼻塞流鼻涕
玉林白癜风专科医院
广东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