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9月3日下午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1月16日

老父骂母子通奸 两儿子乱棒打死生父(图)

打死父亲的林亚日后悔不已

点击浏览更多最新图片

9月3日下午,陵水县英州五合村委会新坡村近百名村民来到该村村委会,他们联名写信请求政府宽大处理杀死父亲的该村村民林明杰、林亚日两兄弟。村民说,林明杰及林亚日打伤父亲林成荣,令林成荣不治死亡,林明杰及林亚日其行动触犯法律,应遭到法律的处罚,但其父长时间使用暴力虐待家人,使矛盾激化,这起案件是死者自己行为不端而致。村民要求政府对林明杰及林亚日两兄弟在量刑上宽大处理。

亲生儿子乱棒打死自己亲生父亲,而全村村民为杀人凶手求情,这是怎样的一宗案件,杀人案件背后隐藏了甚么?在随后两天的采访中揭开了这1离奇案件的谜底。

本报 良子 摄影报导

老汉蹊跷暴死,死者堂弟向110报警

8月3日下午,陵水县英州五合村委会新坡村响起一阵鞭炮声,该村59岁的林成荣突然死亡,家人按照当地的风俗,为死者办丧事,家里来了很多送葬的村民。林成荣的堂弟林某闻讯从外村赶来参加葬礼。

林某走到大厅里想见堂哥最后一面,发现死者头部、胸部有很多伤痕。林某翻动了一下死者的身体,顿时惊诧不已:死者后背、腰部及两腿到处是伤,不像村民所言死者是被汽车撞死。林某认为即便堂哥被车撞死也要找到肇事司机,堂哥死得蹊跷,随后,林某拨打110报警。

扑朔迷离案中案 偷梁换柱暗埋玄机

英州派出所许振练所长接到报警后感到案情重大,立即向陵水县公安局通报案情。陵水公安局赵师局长及熊茂副局长、刑侦大队长莫雄立即带领侦察人员赶到林成荣家进行调查。

据林成荣的大儿子33岁的林明杰反映,当天,有1村民告知他,其父亲死在田仔崩田小学的公路边。随后他到了现场,雇了一辆三轮车将父亲拉回村里。林明杰说其父是醉酒被汽车撞死的。

刑侦大队分成两个小组对案件展开侦察。陵南中队长卢韦带着外围调查组来到田仔崩田小学的公路边现场勘查,公路上没有刹车的痕迹,而旁边的草丛上没有任何杂乱迹象。死者林成荣身上到处是伤,但现场没有一点血迹。

从死者仅穿一只拖鞋这1线索,民警在现场找另外一只拖鞋。民警将搜查范围扩大到周围500米以外,也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在随后的尸检中,民警发现死者是钝器致伤而死。据警方调查,案发前,林成荣出门前身上没有带钱,不可能被抢劫杀人灭口。林成荣并没有什么仇家,是谁这样残忍地杀死一名59岁的老人呢?案件侦察进入窘境。

峰回路转揭案底,杀人疑凶现出原形

一个意外的线索令侦查有了突破口。有村民反映,死者死的前一天晚上,有人听到死者与两个儿子争吵得很凶,且死者生前与两个儿子不合。

死者明明是他杀,而死者的大儿子林明杰对外说其父是醉酒被汽车撞死,这里面一定有隐情!莫雄大队长向林明杰询问,向他报信父亲死在公路上的那位村民是谁时,林明杰却吱唔着回答不出来。警方在调查中发现,三辆车将死者拉回村时全村人竟没有一个人看到。警方随后在死者家进行详细勘查,在死者卧室的墙上发现有几滴不明显的血迹。

林家两兄弟有重大作案嫌疑,警方随后传讯林明杰,但林明杰已不知去向。警方将死者的二儿子林亚日传到公安局询问,但林亚日谢绝交待事实。审讯民警加大审判力度,犯罪嫌疑人林亚日最终交代了其与大哥林明杰打死父亲林成荣的犯罪事实。经过刑侦大队一天一夜的连续奋战,这起命案终于告破。

老父骂母子通奸 两儿乱棒打死生父

据警方调查, 8月2日晚21时许,林明杰与妻子带着孩子在邻居家看完电视回家后,两个孙子的吵嚷,令正在饮酒的父亲林成荣大骂两个孙子。林明杰责怪父亲不该骂孩子,随后,两人发生争吵。两人吵得愈来愈凶。在家的林明杰的母亲见两人吵得厉害,就跑到村边鸭塘叫回小儿子林亚日回家劝架。林成荣见林亚日回来,就从厨房门口拿起一根木棒骂道: 你们两个一起来,我一个一个把你们打死。

林成荣越骂越凶,最后竟大骂儿子与人通奸等。这些话激怒了哥俩,林亚日操起一根扁担与父亲对打起来,而林明杰顺势抢过父亲手中的木棒,而林成荣又抓起一根木棒与两个儿子对打,三个打成一团。直到将林成荣打得浑身是血倒在地上。

事后,林明杰兄弟俩将林成荣拖到自家院中的水井边,用水冲洗其身上的血迹及现场的血迹,后将林成荣抬回房间。因林成荣多处流血不止,两个儿子用布做了简单的包扎。直到第二天中午,家人发现林成荣死在了床上。

在押杀人疑凶: 爸爸骂我是野种

看到林成荣死时的照片,头部、胸部及腿部伤痕累累、惨不忍睹。死者与两名凶手是亲父子,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会令两个儿子对自己的父亲下此辣手呢?

他没有把我和哥哥当儿子,常常骂我们是野种,还把我撵出家不让我在家住。 在押于陵水看守所的29岁的林亚日对说。

林亚日说,从他记事起,父亲就常常骂他和哥哥是野种,尤其是父亲喝酒后常常骂他们。父亲性情非常暴躁,为一点小事就吵得很凶。小的时候,他没少挨父亲的打,他从小就非常怕他父亲,他的感觉父亲非常敌视他和哥哥。两年前,父亲把他的床用刀砍烂,将床及纹帐扔到院子里,不让他回家住,他没有办法只好在村庄里到处借宿。

父亲酒后骂人时简直就不是个人,他骂我和嫂子通奸,乃至骂我大哥与母亲通奸。我可以忍受父亲打骂我,但不能容忍他这样污辱母亲和嫂子。 林亚日说,作为一个父亲凭空骂出这样难听的话,让他没法忍受。

林亚日说,当他和哥哥将父亲打伤后,当天晚上他就想送父亲去医院,但家里没钱。父亲死后,他非常后悔,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跪在父亲的尸体边,痛哭了很久。父亲生前爱饮酒,他借钱买了两瓶好酒,让父亲在黄泉路上喝。

老妻经常遭毒打,被怀疑儿子非亲生

随后赶到英州五合村委会新坡村采访。 丈夫被儿子杀死,一个儿子被抓,另一个不知去向,我没法活了。 病倒在床上的59岁的黎老太流着泪对说。黎老太说,她与林成荣婚后有4个孩子,除了这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女儿。丈夫常常打骂她和孩子,一次丈夫将正在煮饭的锅砸在她头上,把头烫了一个大疤 。黎老太将头发束起,看到她头顶上有一块很大的疤痕。

黎老太说,丈夫对家人的态度非常恶劣,将孙子的摇篮用刀砍烂挂在院中的树上,用刀将大儿子家的门窗砍坏,吓得大儿子不敢回家。自已在伙房煮饭吃,不让家人在伙房煮饭,一次下雨天,她在伙房为孩子们煮饭,丈夫将煮饭的锅给砸了扔到院子里。家里唯一三亩水田,但丈夫一人占了两亩,到收成的时候将水稻全部割走,不给她。她气得哭,但两个儿子安慰她,不要跟父亲计较,他们会养她的。

当问到死者为何会如此对待家人的问题,黎老太说,其丈夫怀疑大儿子不是他的,由于恨她和孩子才会这样,至于丈夫骂她和儿子通奸,黎老太说,丈夫是怎么解恨怎样骂。

大儿媳诉苦:称经常被公公调戏

在军田乡港山村见到了死者的大儿媳30岁的周某,案发后,周某带两个孩子回了外家。周某说,她与林明杰的婚事死者是不同意的,因她和丈夫是在小孩3岁时才办的酒席。她非常怕公公,婚前,她住在林家,在厨房做饭时,公公常常趁家中没人时摸她的屁股,说些下流话,有一次还摸她的乳房 后来她不敢在林家住就回了外家。结婚后,公公还是经常对她无礼,有时在晚上,穿着三角内裤跑到她的房间,说此脏话。因丈夫与公公关系紧张,她不敢把这些事告诉丈夫,怕激化矛盾。

周某说,一次她在院子里的洗澡房里洗澡,公公突然站在洗澡房门前两眼盯着她看,她吓得本能地用手捂住胸部,当时,丈夫和婆婆就在房里吃饭。后来,她把这事告诉丈夫,丈夫非常气愤责怪她当时为什么不喊叫,村支书知道这事后也批评过公公,公公却说他是无意看到的。

周某说,公公骂家人不堪入耳,骂她与丈夫的房事,甚至还骂两个儿子与婆婆通奸。

村委会书记:父子三人矛盾已久

林成荣与两个儿子的矛盾由来已久,且矛盾越演越烈,英州五合村支书吴书记对说,林成荣与两个儿子的冲突,双方屡次到村委会反映,尤其是两个儿子屡次找到村委会,村委会屡次上门做工作,但很难做通,林成荣说大儿子结婚时他借的钱办的酒席,现在大儿子养鸭子赚了钱应该还他钱,但大儿子不给,双方为此经常打架。一次,林成荣用钢管将大儿子打伤,因不构成轻伤,也就没有立案。村委会屡次找林成荣谈话,但其非常固执,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吴书记说,林成荣怀疑大儿子不是自己亲生的,林家的矛盾太深了,他们早就有预感,林成荣与两个儿子的矛盾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如何治疗增生性关节炎
四川中医牛皮癣医院
莱芜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