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不朽仙帝 第四十九章 新月横扫,破获阴谋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15日

不朽仙帝 第四十九章 新月横扫,破获阴谋

“好xiǎo子,竟然身怀这么多绝技,让我看看,有雷族的宝术,还有一种不知名的宝术,好强,比雷族宝术还要强,这到底是什么宝术!”

黑胡子强盗极为强悍,即便负伤,依然是面不改色,十足一个强横的将军一般,也不知他的手上负有多少人的性命。

“哼,事到临头,竟敢还如此贪婪?”郭晨一diǎn寒芒先至,随后枪出如龙。

铿铿锵锵!

骨枪与那柄法器长刀接连交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就在他们一旁,强盗手下和村里人的战斗也是愈演愈烈,虽然有了炎陵锋和炎金虎以及炎林虎的介入,但是强盗中也不乏高手,而且身经百战的屠魔,手上哪个没有上百条人命,哪里肯在这么丧命,越战越勇。

炎村村头到处都是染上了滚热的鲜血,血与泪在此时此刻此地,同时迸发。

“哈哈哈,想不到我黑胡子大盗竟然会被一个xiǎo子阻拦住了。”强盗首领愈战愈勇,并不畏惧死亡,然而此刻眼眸中更是流露出了一丝兴奋神色。

“哼,我看你还是别再做太多抵挡了,束手就擒吧!你都手下恐怕不能支撑太久,到时我们村里人就会围攻你,你必然是无路可走!”郭晨大喝一声,将两种法门催动到了极致,左手惊雷右手黑色漩涡。

“想要我束手就擒?不可能,我必当是要战死方休,我绝对不会被一个xiǎo孩子吓跑的!”黑胡子冷冷笑道,他是如何孤傲,是名声远播的强盗,怎么可能如今败在一个孩子手上。

刷。

郭晨右手抓紧了骨枪,八座血海滚滚而来,围绕在他周身,好如众星拱月。只见他单手挥动骨枪如旋风般乱转了起来。

“新月横扫!”

骨枪的锐锋在空中划出了一道裂天的半月,八座血海滚滚血气将其染成鲜红,使得半月犹如天际边的血月,恐怖至极。

刷!

快,半月的速度比郭晨出刀出枪的速度还快,横扫四方,将黑胡子腹部斩出一块血淋淋的烂肉。

噗滋噗滋——

接踵而来的是无边雷霆,激射而来,真好如天罚降世,所到之处,寸草不留。然而施法的郭晨也如同雷神,浑身围绕着神霆,携带着无比的毁灭气息。

“八座血海?”黑胡子强盗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口,死死地盯住了围绕着郭晨的血海,仔细数数竟有八个之多,此时此刻他丑恶的嘴脸几近是扭曲到不成人形,狰狞如魔鬼。

“怎么可能,在这么一个xiǎo村落里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天才,即便是外面的大部落,侯级大族都不可能有!”

黑胡子几乎是疯了,传説血海最多只有九座,而眼前竟与传説只有一线之差,一座血海之差,这可是实打实的天才妖孽啊。

“哼,给我少废话,你这家伙给我老实diǎn。”郭晨一枪将被雷霆炸得焦黑的强盗首领钉在了地上,并催动雷霆将其手脚废去,收缴其兵器,防止他作乱。

郭晨望着与炎村人民搏斗的强盗,冷哼一声:“该清场,结束了。”

强盗们哪个不是见利忘义,贪生畏死之辈,见首领落败,皆是想着如何逃脱,不想继续与村人搏斗了。战斗中分神,哪还能敌得过热血沸腾的人们,全部被清场,只剩下残尸。

战斗胜利,人们也渐渐从刚才的热血转化为平静,一缕阳光照落在劫后余生的村里人头dǐng,好似欢庆着村人的胜利。

见到炎村胜利,并抓获了罪魁祸首,这时躲在隐瞒地方窥看的孩子们和妇女们也再也忍不住冲出来了。

“呜哇——”

有人欢喜有人愁,战斗厮杀难免会有人伤亡,炎村便是死了数个汉子,那几个死去丈夫的妇女是痛不欲生,伤心流泪,扑倒在死掉的丈夫身上嚎啕大哭。

“老爹老爹,你别死,你别死!”豆皮急扑在躺倒地上的老爹身上,只见他老爹此时气喘吁吁,身体极其虚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死去。

“豆皮,你长大了,得懂事,以后可千万不能像你老爹我一样没用,打场架就不行了。”豆皮老爹张了张嘴,一道熟悉而又虚弱的声音从嘴巴里传出,他好像是在交代遗言,使尽了全身上下的每一分力气。

豆皮心急如焚,老爹和母亲都是他的至亲,他哪一个都不想失去,豆皮焦躁地大叫着:“不,爹你不会死的,族长还有保留下来的救命药,你一定不会死的!”

説罢,他便是从炎陵锋手上接过一颗光滑无比的金色丹药,显然是由那些剩下的金色药液熬炼而成的丹药,无论是疗伤修炼都有奇效。

“不,不行了,这药治不好我,即便我吃了也无补于事,倒不如留于你修炼。”豆皮老爹并不开口吞服,他内脏全部粉碎,单凭那颗丹药是绝对无可能救活他的,现在即便要炼药也来不及了。

“xiǎo九尾,过来救人!”郭晨也同样关系豆皮他爹,这里的村民都是他的亲人,他每一个都关心,绝不能容他们在自己眼下死去。

“没用的,除非将这只九尾狐生生熬成丹药,不然决不可能救活我。”

豆皮他爹的气息越来越弱,到了最后説话的声音几乎是微不可闻。

“爹爹,你説话,别死啊——”

丹落心死,手落人哀,血尽土染,人尽泪落。

“爹,你放心吧,从此以后我必然不负你所望,我要成为炎村的骄傲,我要建立一个不朽的王朝,我要使你复活!呜——”豆皮声泪俱下,扑在老爹身上,久久不能自已。

类似的几幕依次在村口中上演,无不是感天动地,花落人哀。

“都是你的错!”炎村村民纷纷将目光转向了那个罪魁祸首——黑胡子强盗。

“我的错?我有什么错?”黑胡子并不屈服,即便落败也显出一副大将风范,强悍无比。

“还不是你错?若不是你,我们村会有那么多悲剧上演,要不是你们这些强盗,我们村能死那么多人吗?”郭晨拔出骨枪,废去黑胡子一声修为,将其单手提起,怒声质问。

“我也不过顺大势而为,难道我也是错?我不过是执行我自己任务,干我自己的事,我并不觉得自己有错,你们要杀要剐都随你们便,反正我是不会屈服的!”

“好一个顺大势而为,既然如此,你也该为你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了。”郭晨反手一扣,竟手掌爆发出无穷吸力,渗透进黑胡子强盗的脑袋里。

黑胡子只觉得身子被一阵飙风狂吹,浑身冰冻无比。

“哼,果然是不知所谓。”郭晨抽取了他一生人中大部分的记忆,洞悉了这黑胡子以前的种种恶行,简直就是猪狗不如,人人得而诛之。

“哈哈,出来混早晚要还,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你们杀我吧!”

咚!

人头落地,凶名尽散,树倒猢狲散,人死心不悔。

“大势所趋吗?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大势,无论结果如何,我也绝不会后悔。”郭晨望着滚落在地上的人头,语重心长地吐出一口气,望向远方。

“将死去的村民都埋了吧。”炎陵锋开口道,语气略带一些悲伤,暗暗留下两行眼泪。

冠状动脉斑块能吃通心络吗
活血化瘀吃的啥药
排毒养颜中药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