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理赔
当前位置: 主页 >> 保险理赔

一个民企的第三人撤销之诉窘境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1月09日

  核心提示:此前的司法实践中,对此类案外第三人权益救济的途径,大都通过启动再审程序。“第三人撤销之诉”作为一项新兴的诉讼制度,在201 年1月1日实行的新修订的民诉法中被引入。

  此前的司法实践中,对此类案外第三人权益救济的途径,大都通过启动再审程序。 第三人撤销之诉 作为一项新兴的诉讼制度,在201 年1月1日实施的新修订的民诉法中被引入。 然而,新修订的民诉法施行10个月后, 第三人撤消之诉 制度依然难以落地。面对居心叵测的官司,无辜的案外 第三人 或者被拒之法院大门之外,或立案后审而难判。 党和国家有关领导人屡次强调: 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然而,从本期披露的民营企业亚星公司的 第三人撤销之诉 遭遇的报道中,我们明显感受到其在面对司法机关有法不依时的无助和无力,更感受到最高法院出台 第三人撤销之诉 司法解释的紧迫性。 请问朱家洼社区什么时候拆迁改造? 7月2 日,友 午山某大学校长 在青岛论坛发帖质问政府。 在此前的7月5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刚刚解封了5月查封的位于中韩街道办事处朱家洼社区的土地。一会儿查封一会儿解封,朱家洼社区的村民们就在这样的煎熬中度过了1 个年头。 朱家洼社区改造项目一再搁浅的背后,是当地政府 非法干预 ,一个民营企业依法维权,却四周碰壁的艰难处境。 旧城改造项目遭遇政府 干预 朱家洼社区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崂山区,紧靠崂山区行政中心,崂山区行政大厦、山东国际会展中心、青岛文化博览中心等大型建筑环绕。村后是新建的青岛科技大学、青岛大学东部校区等高教区,属于典型的城中村。 早在2000年,青岛市规划局就以 青规管字(2000)42号 红头文件的形式,提出对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的规划设计要点。 根据该规划,2001年9月15日,青岛市崂山区国土资源局与青岛亚星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亚星公司 )签订《青岛市崂山区国有土地使用权预约协议》(青崂土预字(2001)第68号),约定向亚星出让青岛市崂山区中韩街道办事处朱家洼村整村改造项目19. 万平方米国有土地的使用权,出让费用总计1.88亿元,使用年限50年。协议签订后,亚星公司依约向崂山国土局支付预约金及土地款 00万元。 2001年12月22日,青岛市崂山区发展计划局给亚星公司下发的《关于朱家洼旧村改造项目立项的批复》中称,朱家洼项目总占地面积20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 0万平方米,改造所需资金由亚星公司自筹。 然而,令亚星公司想不到的是,在亚星公司办齐朱家洼项目的前期相关手续之后,崂山区政府却不配合亚星公司进行该项目的后续开发。 亚星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告诉,在200 年至2004年间公司屡次发函给崂山区政府,要求其办理相关手续,但当地政府总是敷衍推委。自2005年开始,崂山区政府不顾此前崂山区国土资源局与亚星公司所签署的协议,与一家名为青岛领世华府公司(以下简称 领世华府公司 )的企业洽谈朱家洼项目的开发,并牵头领世华府公司与朱家洼社区签订了《预拆迁安置协议书》和《预联合开发协议书》。 2006年9月,青岛市崂山区政府委托崂山区城市化建设指挥部对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项目实施公开招拍挂。 崂山区政府违背公开挂牌竞拍程序,在拍卖中设定附加条件,要求竞买人在竞买前必须与朱家洼社区签订《预拆迁安置协议书》和《预联合开发协议书》。而朱家洼社区拒绝与包括亚星公司和其他竞买人在内的众多竞买人签订上述协议。这一条件直接导致除了领世华府公司之外,其他任何一家房地产企业都无法进入,参与竞拍。 上述负责人说。 挂牌期间,国土资源部督察局组成专案组对此次挂牌进行调查,明确指出该次挂牌存在 量身定做 假挂牌 挂牌主体不合法 等多处违规,要求整改,并建议由崂山区政府作为项目挂牌主体,确保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项目挂牌在公然、公平、公正的原则下依法实施。 但崂山区政府并没有改正。 迫不得已,2006年11月9日,亚星公司依法向山东省高级法院申请对挂牌拍卖土地进行诉前财产保全,并一纸诉状将青岛崂山区政府和崂山区国土资源局告上了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称被告对原告合理、合法的要求不予理睬,单方撕毁协议,另行挂牌出让预约土地,属于严重违法行为,并给原告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由于法院查封了拍卖土地,挂牌被迫停止,最终未确定任何竞得人。崂山区委、区政府研究决定撤销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项目挂牌行为。领世华府公司于2007年2月9日与崂山区城市化建设指挥部办公室达成协议,并领走了1.4亿元的挂牌保证金。2007年6月8日,崂山区城市化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向领世华府公司下达了《关于终止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项目挂牌的通知》,明确该次挂牌终止,将适时对该项目另行组织挂牌。亚星公司也适时撤回了对青岛崂山区政府和崂山区国土资源局的起诉。 至此,该次挂牌活动完全画上句号。 7年后公开挂牌项目变成私下转让 就在亚星公司满怀信心地等待崂山区政府对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项目招拍挂的时候,一件让他们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了。 亚星公司得知,领世华府公司已于2008年7月将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等告上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法院确认其已终止的2006年挂牌竞得人资格,并判令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立即为其办理项目挂牌竞得人确认手续。亚星公司在和朱家洼村委会沟通后,当即决定以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身份申请加入诉讼。然而,领世华府公司在虚晃一枪后突然撤回了起诉。 仅仅过了三个月,领世华府公司又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再次将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崂山区政府再次起诉至山东省高级法院。闻讯后,青岛亚星公司以及朱家洼社区再次以支持政府一方的第三人申请加入诉讼。该案开庭后用时4年未予判决。201 年4月10日,领世华府公司又从省法院撤回了起诉。 领世华府公司从省法院撤诉仅仅过了5天,4月15日又以同样的事实和理由第三次将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崂山区政府告上青岛市中级法院。亚星公司4月26日向法院提出以第三人身份申请加入诉讼,法官要求第二天补充材料,但亚星公司第二天补充材料时却又被告知,领世华府公司与崂山区政府已与昨日达成和解协议。根据和解协议,青岛中院出具了(201 )青民一初字第45号调解书。 取得的领世华府公司与崂山区政府、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的 和解协议 显示,双方约定根据青岛市中级法院(201 )青行初字第4号行政判决书和领世华府公司2006年报价,签订编号为QDLSXG-的挂牌项目《成交确认书》,同时根据实际情况及新制定的村庄改造方案实行村庄改造,对项目开发有关条件经协商后进行统一调整。 此时,亚星公司才得知,原来领世华府公司在未从山东省法院撤诉之前,于2012年12月10日同时向青岛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2007年作出的《关于终止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项目挂牌的通知》。青岛中院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作出判决,支持了领世华府公司的诉讼请求。而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作为政府一方,一反常规,未对该败诉判决提起上诉。 很明显,调解协议是领世华府公司在其诉求无法得到山东省高院支持不能不撤诉的情况下,伙同两被告重新回到青岛中院做的一个局。 亚星公司上述负责人说。 在亚星公司看来,为取得朱家洼社区项目的开发权,领世华府公司可谓是费尽心机,但是即便是这份民事调解书依然漏洞百出。 亚星公司上述负责人说,该民事调解书的内容严重违法。2006年朱家洼社区旧村改造项目挂牌程序存在违反 公开、公平、公正 原则和 假挂牌 量身定做 等违法行为,因此才被叫停,并没有完成全部的程序。而且,作为唯一参与者,领世华府公司已协议领回缴纳的1.4亿元保证金。因此,项目挂牌程序早就已经终止,领世华府公司与崂山区政府、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三者之间从未形成任何合同关系,也就不存在合同是不是成立和继续履行的问题。由此可见,上述三方达成的调解协议系以合法情势掩盖非法目的,在法律上是无效的。 更重要的是,亚星公司认为,领世华府公司与崂山区政府、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通过协议,对原挂牌文件进行了实质性的变更和修改,侵害了亚星公司和其他竞争者的权益,违反了招、拍、挂应当遵循的公开、公平、公正原则,属于明显的违法、违规行为。 寻求司法途径维权堕入困境 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201 年5月 日,青岛亚星公司依据民事诉讼法第56条(即第三人撤消之诉)的规定,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该院作出的领世华府公司与崂山区政府、崂山区房地产开发管理局合同纠纷一案达成的调解书。 然而,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接收了亚星公司的起诉状后,口头答复: 对这类案件,最高法院还没有拿出明确的司法解释,暂时不清楚是应当按照审监程序走还是按普通一二审程序走,我们目前拿不准,也在等上级法院的意见。 由于青岛市中院对亚星公司的起诉未置可否,亚星公司根据最高法院《关于适用民诉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5条规定,以案外人的身份用特快专递向山东省高级法院提起了再审,要求撤销青岛中院出具的(201 )青民一初字第45号调解书。 但是,几天后,亚星公司意外地收到了山东省高院退回的起诉状。山东省高院同时表示,根据《山东省高院民商事案件再审须知》第5条的规定,案外人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山东省高院建议亚星公司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6条的规定,另行提起诉讼。 不得已,亚星公司只好再次回到青岛中院,要求该院对是否受理这起第三人撤销之诉给出书面答复。然而,青岛中院立案庭依然不予出具任何手续。 由于青岛中院对于这起案件既不作出立案的决定,也不作出不予受理裁定,亚星公司又向青岛市人大常委会反映,请求市人大对青岛市中级法院的行为进行监督,仍然没有任何音信。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2 条规定,法院收到当事人诉讼申请后,应于7日内立案或出具不予受理起诉的裁定书,对不予受理裁定书当事人可向上级法院上诉。但截至10月2 日,青岛中院依然没有就亚星公司撤销 和解协议 的起诉给出任何说法。 在 第三人撤消之诉 刚刚纳入新民诉法的背景下,产生在亚星公司身上的这起 第三人撤销之诉 案引发了国内民诉法学界专业人士的高度关注。 在阅读了全案案卷并对案情进行了充分的调研后,清华大学法学院民事诉讼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卫平指出,青岛中院对亚星公司的 第三人撤消之诉 ,既不立案受理又不裁定不予受理,是违反法律规定的。 法律不是儿戏! 张卫平说, 新民诉法已生效,其中有关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的规定也已生效。不能以最高法院还没有出司法解释,拿不准就将 第三人撤销之诉 挡在法院的大门之外。难道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是在最高法院作出司法解释后才生效吗? 北京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博士生导师潘剑锋在了解该案后同样认为,亚星公司向青岛中院起诉,符合法律规定的第三人撤销之诉的构成要件,青岛中院应当受理。 潘剑锋解释说,崂山区政府、崂山开发局与领世华府公司达成的调解书的内容超越领世华府公司要求确认其竞得人资历、签订《项目成交确认书》的诉讼请求范围,在第二项中改变了原挂牌文件的项目内容和成交条件,在第三项中增加了办理项目用地手续的内容。青岛中院允许当事人仓促达成调解并仓促出具调解书,显然损害亚星公司的民事权益。 这种借助调解书扩大案件纠纷解决范围,将本应通过行政程序和民事活动办理的事项并入诉讼法律文书的行为,明显是违反法律规定的。 潘剑锋说。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民事诉讼法学研究所主任、博士生导师肖建华在通读全案案卷后则提出,无论是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还是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均无权谢绝亚星公司的起诉。 肖建华说,修改民事诉讼法建立第三人撤销之诉制度后,最高法院并未废止《关于适用民诉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案外人申请再审与第三人撤消之诉并存,因此,当案外人(第三人)在事实上 无法提出新的诉讼解决争议 时,特别是这1事实是由法院拒绝受理第三人撤消之诉造成的,应当充分保障案外人(第三人)的诉讼权利,允许其通过对调解书申请再审获得司法救济。 民诉法学界权威人士的支持,让亚星公司看到了走出诉讼困境的曙光。目前,亚星公司几近每隔1到两个星期,就给青岛中院发一份催告函,要求该院尽快给出明确答案。

剖宫产术后腹胀怎么办
宝宝拉肚子的饮食
威门热淋清颗粒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