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p第九话怀化城中一头驴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2月24日

第九话 怀化城中一头驴,六人牵驴走进怀化城

梦飞望了一眼前边,无奈道有怨气啊,她多久醒来,他说了没?

没有,他不拿你的令牌当回事。

嗯,我知道,从你徒步而来我就知道了,他还说什么了?

让我滚。

梦飞道这就有些过分了。转头问道我能有什么办法?

所有人都当做没听见,只有鹦鹉学舌道我有些后悔了。

梦飞扶额一笑后悔吗?好像是吧!最起码没有遗憾,真的没有吗...他的自言自语都是不确定的问、模棱两可的回答。

天亮了,新的一天开始,太阳爬上山坡,姜海里撅着屁股、大口吹气,烟熏火燎的,一土包、土包下面生火,白天华蹲在他身后仔细看着他的屁股,无奈道到底什么时候熟啊?

叱门羽抱着剑,望着远处建筑道走过哪里就是十八里铺吗?

白天华起身瞪眼道咱们还差二十个鸡蛋。

姜海里苍老的脸跟花猫似的,转头笑道你们二位大侠一人十个。

两青年异口同声无语道又要我们去偷?

姜海里拍拍手,转身蹲着对啊,活人不能被尿憋死,不偷你们想咋办?

白天华问道不能买吗?

姜海里鄙视道一个三十两,一个一文没有,这么买字偏偏是没有的钱说出口的,你让我很难相信。

你这是找死?

姜海里瞪眼道少拿你这套吓唬我,能不能来点新鲜感?

我能杀他吗?白天华问向叱门羽,叱门羽转头道你可以试试。

哦,我还是不费力气了,本来就饿,再说杀一老头成就感不足。

姜海里斜着蛤蟆眼看了他一会儿,叱门羽嗅嗅鼻子道我闻到了肉香。

老头道不许动,再焖个把时间。

为什么呀?白天华无语问道。

生活上你没我这经验,能不能别犟嘴?姜海里一副老神在在,捋捋不太多的胡须,开始说教作为一个人,只会练剑不算本事,想做大侠必须从小事做起,俗话说的好...

白天华道停,我知道了,你肯定还有一大堆废话,最后一句叹息的结尾便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对不对?

不对,这次我想说没阅历就想闯江湖,你想知道怎么死的吗?

白天华一纵步来老头身边,扯住他领子道你是不是想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汉动嘴不动手行吗?

白天华放开他,歪着头道你说的大道理我都懂,可我想问为什么有人能够做到、而我们就不行?

姜海里问道你想说谁?

展洛图。

姜海里一脸鄙视道武道第一人,你也敢想。

其实我有很多感想,你说为啥他就那么牛气哄哄的,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打倒他。

白天华说的比较豪气,腰板挺了又挺,姜海里不去看他,转身扒拉土包,有些人自恋会让自己害羞,而白天华自恋会让别人害羞,不敢直视这种人,无语是很最好的态度。

从土包中扒拉处三只烧鸡,老头叹息道我怎么觉得鸡屁股都比长得帅的人好看。

白天华乐呵呵的来到身边道三只鸡屁股,我想让你包了。

能行。

三人跟豺狼恶虎般,两年青人比老头先吃完,白天华的眼睛刚一看姜海里,这老头手中最后一根鸡腿快速用舌头舔了个遍,白天华笑道一看就是高手。,勾勾手指你给我过来。

姜海里屁股一挪,坐他身边笑道人生最过美好的,莫过于在别人饿的时候自己还有一个鸡腿。

俩人之间闪过黑影,白天华手中拿着剥了皮的鸡腿,笑看嘴巴被鸡皮堵住的老头我的人生最过美好的,是不喜欢有人比我还要得瑟。

一边叱门羽望着这么一对宝贝,实在是无话可说,初入江湖受伤、那是技不如人,没有一点风度,只能说脸不如人,或者是太如人了,无奈道上路。

前边怀化城,十八里铺在怀化城西南方向有十八里路,怀化帝国闻名的城市之一,城市建筑比较复古,若论占地面具只能算是三等城市,名气却在帝国一等之列,只所以这么有名气是因为驴肉,不能说人口皆知,但很大一部分人提起怀化二字,不知道是座城市,却是第一时间能想起怀化驴。

假如全国总共有一千头驴,那么就有一千零一头怀化驴,多出来的一头驴,便是全国几乎所有城市都有的一头驴肉铺,有人曾开过这样一个笑话就算你卖的是狗、你打着怀化驴的招牌,只要你能说服众人,那么这只狗就值钱了,若你卖的狗肉,只要你说是一头驴肉铺的,那么狗肉便是驴肉。

这个笑话流传人们口中,当做闲谈的玩笑,却也是一事实,是对现实的一种讽刺、也是真实写照,若是真真正正地道的怀化驴便能接近万两银,就算怀化城全部都是驴,也没多少,总共那么大地,活生生有血有肉的生物,不可能是空气,就算空气也有数量,驴贩子、肉贩子口中那么多怀化驴,是因为人们的盲目的追求,他们把世人当做傻子,而现实就有许许多多跟风的傻子。

就算明知道买的不是怀化驴,吃的不是一头驴肉铺的肉,也得说是、自己知道明明不是,但说给别人那就必须是,因为世人都要体面,既然是体面、不管是别人打的、还是自己打的,只要体面就好...

怀化城分西南、东北两城门,东北门官道直通嘲风城,官道名叫嘲怀道,嘲怀道行人不绝,早上的太阳斜射、照的嘲怀道彩衣鲜明,从远处看嘲怀道好似一条溪流,衣着鲜明的行人就是形形色色的鱼。

有这样一行特别的六个人,临近夏天的天气比较热,这六人应征了骂人的一句话热包冷虫。

热包、每个人穿冬装,貂皮帽子、雪狐披肩,大棉袍子里裹着大棉衣,腰缠鸡蛋般大的翡翠腰带。冷虫、指的是那裹在棉袄里的人,身价不菲的穿着、每个人汗珠滚落,却各个精神头十足,领头者个头不高、身上袍子跟扫地连衣裙似的,相貌普普通通,属于撒在人堆里,扒拉半天都找不到的那种,却有一双犀利的眼神,脑袋跟机械似的在脖子上转左边看一会儿,猛转右边又看一会儿,幸亏脚前没有石头,不然这种二货石头见了都会生气,使个绊子什么的都是应当。

他身后两人体肥膘圆、跟丧门神似的个头、仿佛直插天门顶,领头者在这二人面前就跟小孩一样,个头只在他们腰间,俩丧门神抬一口金皮包边箱子,箱子四面镶嵌翡翠珠宝,顶部一上等绿玉雕刻而成,双膝的跪地的女子,她双手举过头顶,手中奉着一柄剑,玉琢女子捧真剑,古朴剑鞘上凸起的鹰爪左右各九只,若有人细心盯着剑鞘上鹰爪看,不论哪一只爪子、都能给你一种猛禽扑面而来的感觉,似竹节的剑柄泛黄,隐约能看到五指印记,很难想象是怎样一只手能在剑柄上留下痕迹,剑柄顶端一只似睁非睁的眼睛。

俩丧门神身后两个浓妆艳粉的男子,走起路来跟老妖婆似的,棉袍都掩饰不住他二人扭动的屁股,每一步走来都让感觉胡茬子上在掉粉渣,最后一人还算正经,却也是个大胖子,看起来忠诚老实的汉子,郁闷一张脸、两瓣嘴唇有些厚,手里牵着一头驴,虽然这一行人各个都很另类,要说独领风骚的当属这头驴。

驴蹄慢慢踩着悠闲步,高昂的头,发达的四肢看起来特有力道,皮毛跟绸缎般发亮,若拿人类做比较的话,绝对是一美男子,很夺人眼球,除了这头驴正常之外,六人皆不正常,所以说这驴独领风骚。

一行六人加头驴,吸引了无数看客,很多觉得十分稀奇,跟白天见着星星一样,望着他们,路边一小女孩扯了扯身边老太的袖子,问道爷爷,你看这群人好奇怪。

老爷爷笑道他们是世间不一样的花。

有些人听了老者的笑语,哈哈大笑起来,有人更附和道说的对,简直是奇葩。

领头者停步一顿,猛然转头眯起一只眼,其他五人都停了下来,牵驴的胖子瞪着一双死鱼眼,狠狠盯着他。

领头呲牙一笑,大喝一声二胖。

牵驴的胖子咬咬下嘴唇,脸上表情抽动、狠狠道干什么?

领头者招手道帮我捂着腚。

二胖牵着驴向前走来,抬脚就踹眼前俩妖婆,怒道丢人现眼的玩意,给我滚开。俩浓妆大男人半个字没说,一人乖乖接住缰绳,另一人对二胖一个恶心死人的微笑。

领头者道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二胖朝地面呸了一声,抬箱子的人为他让路,二胖来到领头者身边,居高临下咬牙问道怎么,你有意见不成?

没有,只是狗腿子做到你这份上,说出去我丢人。

二胖一指点他额头,凶巴巴道不就二两银子吗?信不信我揍你?

领头者拍开他手道冷静。

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领头者呲牙我裆里有种走风的感觉。

那你想干什么?

帮我捂着腚啊。

领头者说着便从棉袄里传出针线包,语气和蔼帮我再补补,我感觉跑线了...

二胖拿着针线包问道你确定要在这儿丢人?

裤裆破了才是最丢人的事。

领头者嘀咕完这句,脱掉外衣随手抛飞,哈哈大笑道这件棉袍值百八银,国字一号店的外贸货,谁想要归谁有。

一脏兮兮的小女孩,身后背一布包,布包挺鲜明的,举起双手跳起来,大声道许仙哥哥,我要了。

好的。

许仙随口应答,眯起双眼一脸陶醉样,睁开眼时看一脸高兴的小丫,他的脸色有些绿了,无奈道怎么又是你?

小丫道我找你有事。

咱俩的事等会儿说。许仙转身对捡到棉袍,一脸不知所措的那人道既然你捡到了,那就是你的。

旁人不知他那棉袍到底值不值百八银,只观成色与品相、的确是一件上等袍子,许多人眼中露出羡慕的神色,因为得到棉袍的人捡到宝了,也有一部分人是不屑,更多的却是看客,许仙又脱掉身上棉袄随手一丢,扭头就走,裆里裤子真开了一条缝,走起来一扇一扇的,怪不得他说让二胖捂着腚。

抱着针线包的二胖一脸的无语,嘀咕道到底补还是不补呢?随手打一响指他脱咱也脱。

跟在许仙身后的小丫一脸的心疼,只有她知道这六人身上的衣物都是货真价实,六人一头驴,外加一小姑娘,在旁人的谈笑中来到怀化城门口,这时他们身上只剩一件大褂,除了最前面的许仙跟小丫,其他五人都是清一色硬汉,隆起的精肉块,若是挥拳的话,绝对能打死一头牛。

七人一头驴一字排开站在城门门简直是一道刺眼的风景线,除了那口箱子之外,就连名贵的腰带他们都给随手扔了,身后跟着一大堆人,所有人都希望他们把那口箱子或这头驴随手丢了,却让跟了很久的人们都失望了...

怀化城东北门口两头巨大的驴,属于怀化城专属建筑物,走在街头、许仙转头望着城门口道看来天下还是穷人多,你们说城门口那两头驴能值几个钱?

二胖冷哼道你又要干什么?

许仙答非所问,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听说怀化城主姓王。

小丫有些不懂,一张脏兮兮的小脸蛋,望着让她觉得有趣的人,许仙身边二胖扶额道你能说点人话不?

许仙瞪眼你帮我看着驴就好。

怀化城中道路端东端西,站在这一头就能看到街道那一头的景致,每条道可容三辆马车并行,复古建筑给人一种韵味,沉默、肃静、朴镇、拙雅,四个词语、四首诗,结合眼中所看的城市,韵从词中来,从诗中来,从城市中来,甚至每一粒微尘、或是空气,都让走进怀化的人发自内心的感慨万千。

沉如香墨染诗华。

许仙双手插腰站在街头感慨一句,转身指着一边房脊上一物道你说那坐在屋顶的是龙的第几子?

二胖嘴角一笑,很藐视的样子首先你得见着龙。

你这狗才,不觉得我刚才那句诗很美妙吗?

二胖一本正经道若我没记错的话,那是千家诗上,文客张迁书写紫薇城的最后一句。

许仙挺起不太大的肚子啪拍了一下,指着城中最高建筑道走着,五位神仙闹得慌。

二胖随手摁住他道哎哎哎,那是城主府。

我知道啊,我就要找城主那个姓王的王八蛋。

那王八蛋惹你了?

许仙呲牙一笑那倒没有,我却听说这王八蛋是帝城王仙儿的狗腿子,因为我听说王仙儿是个大美女,所以我必须要找他。

小丫天真问道又是为了一见钟情的事吗?

许仙跟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样,有些炸毛,一把揪住小丫耳朵,凶巴巴道你想干什么?

二胖抱臂冷笑道急了的人总喜欢抢别人的口头禅用,何况你为了一见钟情、裤裆都给人打破了,小丫丫只是一个孩子你别太为难她。

小丫惦着脚尖,呲牙咧嘴又挤眉弄眼的对许仙笑道我就是想问问,那个打你一掌那个姐姐哪里去了。

许仙捏着她小下巴道要不咱俩亲一个我就告诉你。

小丫打开他的手摇摇头不要,小手掌猛地拍出啪一下打在许仙胸膛,眨巴眼睛问道裤裆破了没?

二胖抖着双肩,呲牙乐呵做出一副浮夸的动作,其他几人也是一脸笑眯眯的望着许仙,许仙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小丫,小丫把头一低,小声道在我眼里你已经很厉害了,我就是想不通那个姐姐一掌打在你胸膛、为啥衣物好好的,裤裆却破了,这两天我还是没想明白。

前天晚上小丫独自一人走在小镇上,她已经一天都没吃饭了,偷偷喝了一碗水,还被一大人追了半条街,她没有找到古庙,今夜又不知道哪里去,漫无目的的走着,看了一眼天上星,她心中想起老友,不知老头过的好不好,是不是跟自己一样饿着肚子,走累了、随地坐在一屋檐下,又饿又累的小姑娘感觉眼前发黑,夜里的风很清,风气却很冷,一件破烂衣物裹身的她缩成一团。

就在小丫快要睡着的时候,耳中传来一笑语你看那边有个小乞丐。

另一个冷冷道你想干什么?

这个声音道做狗腿子的你咋一点觉悟都没有,我做什么你跟着就是,屁话不要太多。

不就是二两银子吗,信不信我揍你?

冷静。

小丫望着向她走来的那个人,这人个头不高,走路的姿势很怪异,每走一步身子会晃三下,他身后跟五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其中两人抬一口箱子,最后一人牵着一头驴。

这人穿一身单衫,裤脚挽在膝盖处,来到小丫面前,笑眯眯道没想到是个小姑娘。

牵驴的那位冷冷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小丫有些怕,身子坐在地上往后躲,这人跟变戏法似的,手中突然多了一张饼子,在小丫眼前晃两下问道小姑娘不要害怕,其实我是个好人,我问一句话,答对了这饼子就是你的。他又跟变戏法似的,手中多了一葫芦,摇晃两下能听见里面的水声还有这葫芦的水也就是你的了。

牵驴的那位冷冷道你问的都是屁话,赶紧给了走人。

小丫面前这人问道小姑娘我来问你,你知道一见钟情吗?

小丫不懂为什么要问这句话,又怕又饿、又是不知道,所以都是不懂,比如这些人来这里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关注这样一个她...心中疑问甚多,却抵不住她眼前这张饼子的诱惑,小丫老实回答听说过,可我不懂。

面前这人点头嗯,我也听说过,也是不懂,你没回答上来啊。他突然把脸凑近小丫面前,对她吹了一口气要不、咱俩亲个嘴吧,亲一口,我手中的东西都是你的。

脑袋靠在墙上的小丫大气不敢出一下,这感觉有些窒息,吞了一下口水道好。

小丫慢慢抬起嘴巴,脑袋往他面前靠近,看见这人保持等亲亲的姿势在往后退,这人一脸苦笑道你要干什么啊?

小丫看到那个牵驴的胖子不知何时出现在这人身后,正在扯着他的衣服、把他往后拉,牵驴的胖子笑骂道那可是小姑娘的初吻,你也好意思要?你要不要脸了?

面前这人直起身子瞪了一眼胖子,来到小丫身边,一屁股坐下,手中饼子递给她道小姑娘给你吃,记住好人的名字,我叫许仙。指着面前胖子道也记住这个讨厌的混蛋,他叫二胖。指了一圈、指在那头驴身上它叫铁马,看到那口箱子上的剑了没?

捧着饼子的小丫顺许仙手指看去,点头道看到了。

记住了,它是这世间最贵的剑,它的名字叫金戈。

二胖走上台阶,坐在小丫另一边道小姑娘你叫啥名字?

许仙道饿坏了吧,吃饼子。

哦小丫咬了一口手中饼子,感觉特硬、咬在牙间扯不动,味道却是很香,用力的脑袋摇了两下,咬下一口嚼在嘴里,小丫眯着幸福的小眼睛,脏兮兮的小脸蛋上止不住笑意我叫葛小丫,我爹爹是地上燕子,葛志、葛大侠,我娘亲是...我娘亲我不知道,反正她很爱我,也很爱我爹爹,我还有一个爷爷是个老头,也有一个朋友也是老头,他们对我最好了...

小丫吃着手中饼子,觉得很幸福,说了很多的话,整个屋檐都是她的声音,等她饼子吃完了,看见两个大男人都在看自己,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二胖道没有东西,你挺漂亮的,这么说你已经做了许多行侠仗义的事?

小丫认真点头嗯,而且我身手也厉害,打石子很准,我力气也很大,帮人干活后,我也能吃点东西...

小丫又说了一大堆,等她说完了,嘴巴有些干,吞一下口水指着许仙怀中葫芦道我能喝口水吗?

许仙打了一响指,招手道抬过来。

俩大汉抬来箱子,许仙起打开箱子,能看到箱子有四层,下面还有几层小丫不知道,眼中每层都装有好吃的,箱子顶部一面铜镜,对小丫道还有很多了。

小丫惊喜的指着自己道我都能吃吗?

二胖抢先许仙一句道都是你的。

小丫高兴了一阵,又问道我能喝口水吗?

许仙道箱子里有水。

小丫有些不确定,突然这么一箱好吃的,她看到了鸡腿、青菜、还有些没见过的好吃的,送她一张饼子的人她遇到过,可是送她一箱子好吃的人她没见过,脑海中突然想起老友的一句话天上不会掉馅饼,没有无缘无故的事,事出反常必有妖。

南京十佳癫痫病医院
服用方便的儿童止咳药哪个好
汉森四磨汤怎么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