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辩护
当前位置: 主页 >> 刑事辩护

保障儿童权利须确保其参与权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年12月04日

  6月1日,迎来了又一个 国际儿童节 ,儿童权益保护再次成为全球性议题。在我国,政府和社会向来重视保护儿童权利,宪法及未成年人保护法等专门法律赋予儿童特有的法律地位,对这一特殊群体的权利保护也并不缺少社会共识。但在现实生活中,儿童权益的保护依然面临着一些阻力,由于这一群体自身缺乏维权的力量,其权益的法律保护现状并不比其他特殊群体更好。例如, 毒牛奶 和问题疫苗伤害最深的是儿童,儿童被拐卖、被侵犯事件时有发生,一些农村地区的儿童被迫失学、缺少关爱等问题,也给这些儿童及其家庭带来了难以修复的情感伤痕。

  保护儿童权利首先是国家、社会、学校、家庭的义务,我国相关法律对此均有明确规定。但不容忽视的是,儿童群体也应当是保护其本身权利的主体。涉及儿童权益的政策制定是否应该问计儿童、充分倾听儿童的声音?回答是肯定的。儿童不仅仅是权利保护的对象,也应该参与到儿童权利的保护过程中,用程序上的参与权保障其实体权利的实现。

  在实践中,儿童参与权的缺乏,使得很多触及儿童权益的公共政策制定、维权进程处理,缺少了来自儿童的真实利益表达,国家乃至社会、学校、家庭代替儿童思考。在这一进程中,具有优越政治和法律地位的儿童群体幻化为抽象的存在,其具体权益常常遭到轻视。比如,一些权利诉求没法形成于法律规范中,一些法律规范所确认的权利没法得到落实。如果没有儿童的参与,成人世界可能永久不知道哪些权利是儿童真正需要的。同样,缺少儿童的实质参与,所谓儿童受教育权、同等权、财产权等等,极可能浮于表面的许诺,而缺乏真正落实的动力。

  儿童的参与权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确认的重要权利。该公约第三条、第十二条规定了 儿童最大利益原则 和 得到聆听的权利 ,要求在所有程序和政策制定过程中,当某一决定或行为将要影响儿童权益时,无论国家或个人都必须考虑儿童的最大利益,据此国内立法、行政和司法机构应受这一原则束缚;相应地,要倾听儿童的声音,向儿童告知作出决定的程序、告知儿童有表达权及其对结果的影响、告知最终结果及其意见得到了怎样的考虑,并向儿童提供申诉、补救、赔偿的机制。

  我国已于1991年批准加入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公约在我国适用2十年来,一些实体权利的落实获得了很大提升,如在解决儿童的死亡率、营养不良率、失学率等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在儿童生存权以外,在儿童的全面发展权、受保护权方面,在将儿童作为参与权主体、进而有效实现其实体权利的立法、执法保障机制方面,还存在着不足。只有极少数规范规定了儿童参与权,在儿童权利保护实践中,也是以教育和帮助儿童实现其权利为主,而忽视了听取儿童意见。

  儿童应当与其他群体一样分享普遍的人权进步,而由于其特殊的身心结构和社会角色,还应取得特殊的权利保护。对儿童施加特殊保护,以延续社会健康运转,是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体现。保护儿童权利,需要政府、社会和个体负起,也有赖于儿童本身的权利意识,需要确保其广泛的参与权。

男性尿后放射性痛症状
吃四磨汤有什么好处
孩子经常积食怎么调理